全国统一咨询热线:15991753353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猕猴桃新闻>猕猴桃专家朱鸿云

猕猴桃专家朱鸿云

发布时间:2013/12/7 13:33:43点击率:0

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猕猴桃专家朱鸿云

    今年,我们听说了一位“伏牛山里的猕猴桃老头”————在因猕猴桃产业化而出名的豫西南山区县,从县委书记到果农,在给记者介绍当地的猕猴桃产业时,每每都会提到这个“猕猴桃老头”。

    “猕猴桃老头”名叫朱鸿云。42年前他离开南京,到了一个叫西峡的地方,执着地寻找、研究猕猴桃,执着地为猕猴桃产业化奔走呼号,他让“西峡”与“中华猕猴桃”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,在全国第一批推广的15个猕猴桃优良品种中,有9个出自西峡,而这9个都是他培育的,他因此成为党的十三、十四大代表,成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。

    朱鸿云有个外号,叫“猕猴桃老头”

    1963年7月,朱鸿云大学毕业了,他第一个报名要求到艰苦的地方去。

    “想想那可是有意思得很哩。”朱鸿云笑得两眼挤成两条月牙儿,那聚集起来的光,闪闪发亮,闪着笑意、幸福、智慧和豁达,唯独没有痛苦。

    “那时我24岁了,从南京林学院毕业了,要求到艰苦的地方去,学校说,那就去河南吧,那儿旱涝灾害严重,条件比较差。到了省林业厅,我一看,还不够艰苦,就要求到林业一线去,领导听了以后说,有个南阳地区,那里有个伏牛山,你去吧。到了南阳市,我又把自己的愿望跟领导讲了一遍,人家说,那就去西峡吧,那儿在伏牛山腹地,条件是最艰苦的。我想,好啊,山区嘛,虽不像我的家乡那样小桥流水、鸟语花香,但只要有青山绿水,有林地,就适合我搞特种林研究嘛。我记得很清楚,那是22号,天也是这么闷热,我高高兴兴地坐着一辆盖着帆布篷的解放牌汽车上路了,头上浇着雨,‘咣咣当当’地整整一天才到了西峡。噢哟————”

    跳下汽车的朱鸿云“傻眼了”。眼前的西峡县城,根本没有青山绿水,有的只是一条泥泞的土路小街,和沿街而立的两行破旧房屋。尽管做好了吃苦的准备,真心实意地想在艰苦的生活工作环境中磨练自己,但朱鸿云没想到会受这样的苦:“好家伙,第一天夜里,飞机、坦克、大炮一齐进攻我,那真是狂轰滥炸呀!不懂吧?就是蚊子、虱子、臭虫呀!哈哈哈!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了,想洗洗吧,问人家在哪里洗澡,人家一指远处的河,说,那儿,自来水。哈哈哈……”朱鸿云笑得两眼挤成两条月牙儿,那聚集起来的光,闪闪发亮,闪着笑意、幸福、智慧和豁达,唯独没有痛苦。

    当地人也“哈哈哈”地大笑,他们笑这个白净儒雅的朱鸿云的江苏口音太重了,重得即使在43年后的今天,听他说话也有些吃力;笑这个不傻的人怎么会从南京那样的好地方来这贫穷山区种树?不傻怎么会不分刮风下雨天往深山老林里去瞎转悠?

    “转悠”是真,因为他要了解伏牛山的特种林木资源情况;“瞎”转悠却不是,进山不久他就瞄上了油桐,因为油桐是当时伏牛山地区最主要的经济树种。

    “转悠”了没多久,朱鸿云就发现了“情况”:同是生长在伏牛山南麓,油桐树的开花特性差异很大,先开花后长叶者,一树雪白,如一团硕大的絮团;花叶同生共放者,绿白交映,如一挂双色织锦;而先长叶后开花者,则叶多花少,如几片翠玉散落雪中。

    知识告诉他,这般不同之花,定会有不同的结果。于是他更加频繁地进山转悠。“恨不能睡卧油桐树下”,回忆自己那执着的青年时代,朱鸿云笑得更开心了,“我就进山了,住在老乡家里,选择了98棵油桐,天天盯着看。”

    两年“盯”下来,朱鸿云“盯”出了一串成果:三种开花形式的油桐树,产量正好相反,先花后叶者基本不结果、低产;花叶同放者,中产,分大小年;只有开花很少的先叶后花树,才果实累累,丰产丰收。

    于是,伏牛山区第一篇关于油桐的论文就这样问世了。他为油桐品种划分提供了主要依据,之后他又为发展油桐提出了有科学依据、可操作的建议。

    “噢,高兴啊,我有用武之地啦!”朱鸿云脸上闪着光,“从没尝过这么好的滋味!”于是,由油桐而漆树,而核桃,而茅栗,而茶树……他几乎研究了伏牛山区所有经济树种,而且都有成果。这片用武之地深深地吸引着他,他要扎根在这里,把妻子儿女从老家江苏迁到西峡,住进伏牛山。

    爱上猕猴桃

    1975年,猕猴桃撞进朱鸿云心里,他一下子就爱上了这神奇的藤本果子。

    那也是夏天,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两位专家到西峡考察伏牛山的野生水果资源,从她们口中,朱鸿云得知,猕猴桃被称为“水果之王”,其维生素C含量是柑桔的5—10倍、苹果的20—80倍,这种神奇果子正成为国际水果市场上售价最高的水果,而伏牛山里就有野生猕猴桃。

    朱鸿云被这一信息吸引了,立即搜集到了以下信息:《诗经》说:“隰有苌楚,傩倚其实,夭之沃沃。”苌楚说的就是猕猴桃。到了秦代,猕猴桃被称为珍果。而明代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的记载是:“其形如梨,其色如桃,而猕猴喜食,故有诸名。闽人呼为‘阳桃’,河南人则称之为‘杨桃’、‘仙桃’。”

    在现今已发现的57个猕猴桃品种中,有55个在中国。全国野生猕猴桃年总产量约有1亿多公斤,而尤以伏牛山区产量最高。千百年来,这种美味水果一直处于自生自灭状态。20世纪初,国外开始从我国引种栽培。1900年英国引种,1911年结果,英国人把它称为“中国鹅莓”;1900年美国引种,1910年结果,被称为“中国醋栗”;1906年新西兰引种,1910年结果,1934年商品化生产,年产占世界总产量90%以上,出口到几十个国家,新西兰的国鸟名叫“基维”,因为它们对这种果子特别喜爱,猕猴桃被称为“基维果”。

    “中庭井栏上,一架猕猴桃。”大诗人岑参这诗句,似乎是告诉今人,唐时人们就把猕猴桃栽种在庭院里,那粗壮的藤萝绕在架子上,把个庭院装饰得丰饶美丽。但今天,大规模的人工种植却是在外国的土地上,外国人的井栏上!日本、美国、法国、意大利等国家正不惜重金,竞相发展猕猴桃,新西兰一年出口猕猴桃创汇超过1亿美元。

    朱鸿云一边查阅资料,一边击节感叹:再不能让这美味的仙果继续长在深山人不识了,我要让它为伏牛山人造福,让它走出伏牛山,走向全国,走向世界!

    既如此,就要从野生里选优,再进行人工繁育与栽培。可优良的果树在哪里?他们的质量如何?产量又是多少?

    “我是这么个人,一旦喜欢的事情,就放不下了。”于是,他像当年进山里转悠着找油桐树一样,再次回到山里转悠起来。不同的是,油桐是长在四边(田边、路边、河边、宅边)的好,而猕猴桃却是长在无人能及的林子里的好。“我就开动双脚,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找,一个村一个村地找。”朱鸿云回忆着当年的一个个细节,“1976年夏天,这是寻找优良品种的最好时节,我心急如火啊,到处找。老乡们见我心这么诚,就领着我往山里去找。有一天,一位老人把我带到一座大孤山下,噢哟————”

    他看到一株大树缠满了猕猴桃的藤条,藤条上挂着又多又大的果子。“这是我见过的果子最大、味道最好的一棵。我一下子就有信心了,也喜欢上了猕猴桃,继续向前。”

    三年下来,把伏牛山的山山岭岭跑遍了,把西峡县的18个乡镇、291个村庄(西峡共有296个村庄)也跑遍了,朱鸿云基本查清了伏牛山的猕猴桃生长分布情况。仅西峡18个乡镇中就有16个出产猕猴桃,年产量平均在400万公斤左右,最高可达500万公斤。数量之多、质量之好,都居全国之首。详实的调查让他得出一个大胆的结论:“猕猴桃的真正优势在中国,在西峡,不在新西兰!”

    朱鸿云的这一结论比日本水果权威山田和生的论断,整整早了6年。

    可为了发现这个结论,朱鸿云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。1979年的夏天,朱鸿云像往年那样进山采集优良单株。听说一个叫野牛沟的地方有一株大猕猴桃,每年可结果几百斤,他立即往深山里走去。在翻越四道山梁后,他看到了那株老乡们传说的丰硕的猕猴桃。但是,暴涨的山洪横拦在眼前。“可我必须过河,因为过了这几天就采不到好的果子和枝条了,我顾不得那么多了,就下水了。”朱鸿云像是在回忆自己孩童时代的顽皮行为,边说边比划,“前两次,都没成,第三次,一下水就冲出去十几米远,好家伙,差点完了,还好,我不知抓住什么了,到了对岸。”

    现在,他可以仰望到那棵猕猴桃树了,它几乎是垂直地挂在他头顶上,他高兴地往崖壁上爬去。“好家伙,我撞了一个大马蜂窝,哈哈哈……我脱下上衣包裹头脸,却顾头不顾胸背,被马蜂叮了个正着,好家伙,我手脚一慌乱,就向深崖滚去。”

    幸运的是,他被一团葛藤拦在了半山腰。明白过来的他,包扎好伤口,继续向山顶攀去,“我得赶在天黑前采到果子和枝条呀。”

    终于,他抓住了这棵树。“它是珍贵罕见的软毛猕猴桃单株呢!我激动得呀,没法说。”激动过后,他着手采集这棵树的枝条和果子。“这是一种又大又光的果型,当地人叫它光杨桃。我意识到这是一个优良独特的品种,就决定从这个品系入手,研究培育出优良的果子。我得给它起个好名字啊,我想啊想,突然就想到了‘华光’两字,我要让伏牛山的猕猴桃光耀中华!”

    “我得感谢那棵葛藤呢,”朱鸿云笑够了才说,“没有它,就没有‘华光2号’,我今天也就不会和你说这些话了,那葛藤下面可是深渊呢,又发着山洪,现在想想可真有意思。”

    如果真为猕猴桃而致伤致命,他会后悔吗?

    他坚定地摇头。“这种事经历的太多了,可我还是继续做我的事嘛。那没办法,谁让我爱上猕猴桃了嘛。有人开玩笑说猕猴桃是我的初恋呢。这件事也有意思得很哩,当初怕我离家太远了,高中没毕业,我父亲就给我娶亲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   说这话时,朱鸿云还是那么笑着,笑得两眼挤成两条月牙儿,那聚集起来的光,闪闪发亮,闪着爱意、笑意、幸福、智慧和豁达,唯独没有痛苦。

    他爱上了内里素质优秀外表却朴素无华的猕猴桃,而他的朴素无华的妻子则爱上了他,成为他观察种苗、研究果实的得力助手。

    变成一棵猕猴桃树

    在对伏牛山区的猕猴桃资源做了全面调查与采集后,朱鸿云开始了更加艰苦的栽培试验。复选、采穗、嫁接、栽培、繁育,这一切尤其是育苗,若是在温室的花盆中进行,速度要快,成功几率也高得多。但他坚持大田育苗,他的目标不是研究,而是推广种植,是让伏牛山的果农们像新西兰的果农一样,因种猕猴桃而致富。

    猕猴桃喜水怕水————喜欢空气湿度大、土地湿润,却又怕积水;喜光又怕光————刚出土的幼苗会被较强的光晒死,但光弱的情况下又不生长。朱鸿云像照顾初生婴孩般地日夜守在大田里,让这些从深山走来的苗儿当年就走出了苗圃。他由此开创了当年播种、当年嫁接、当年出圃的猕猴桃育苗先河。

    在培育种苗的同时,朱鸿云意识到,还有一个事情是自己必须做的,“我得培养人啊。所以我就一边干一边写教材,写好教材又办培训班,忙得不得了呢,好了,现在,全国各地都有我培养的技术员呢。”

    1979年,朱鸿云栽下的23个优良单株1400棵苗儿,当年结果率达40.9%,“最多的一棵结果887个。”他自豪地告诉记者,“1980年夏天,全国猕猴桃优良单株选育技术座谈会在西峡举行,会上选定15个单株参加试验,其中我的有9个哎。”

    伏牛山的猕猴桃出名了。朱鸿云的成绩引起国内外的关注,他得了很多荣誉,可他最看重的竟然是“高级职称”。“我是全县唯一一个得高级职称的哎,”说这话时,他两眼闪闪发亮,一脸的自豪与幸福,“不过现在有第二个了,猜猜是谁?”不等记者猜,他已续出下文:“我儿子哎!”接着又是那种开心的、无遮无拦的大笑。

    笑够了,他又继续给记者讲故事:“外国人也邀请我了。1983年,某发达国家的一企业负责人来西峡林科所参观以后,一心劝我到他们国家去,把他们国家的风光资料和猕猴桃试验基地录像带给我看,看了整整两天呢,那试验条件真是好啊。他给出了高薪,说是请我去和他一起从事猕猴桃研究,说这事儿的时候就当着当地领导的面哎,说是三年。我说不行,他说三年不行那就两年,我说两年也不行,他又说一年也行,见一年我也不点头,他说那就六个月。”

    朱鸿云继续摇头,那位外国企业负责人急了,说三个月也行,总之是一定要请他去。“我没去,不能去!”

    朱鸿云说,“我心里清楚得很,人家邀请的不仅是我这个人,更重要的是我的积累。可这些并不是我的呀,它是属于伏牛山人民的,属于我们祖国的。”

    可能是觉得自己的故事讲得有点严肃了,朱鸿云又恢复了先前的轻松:“别看我乡音未改,那是我改不过来,没办法,除了这一点,我已经是个真真正正的伏牛山人了,我退休后准备进山种几亩猕猴桃,让猕猴桃伴我到老。”为此,他已把南阳城的房子卖了,“我是离不开伏牛山、离不开西峡了。”

    即使已近古稀之年,朱鸿云身上那诗人气质也还强烈地喷发着。他认真地说,“一棵猕猴桃树,只有享受阳光,只有扎根泥土地,只有紧紧缠绕在大树上,才能生能长,才能结出丰硕的果实。所以,我是一棵猕猴桃树,哪里也不能去、不想去。”朱鸿云又哈哈大笑起来,笑得两眼挤成两条月牙儿,那聚集起来的光,闪闪发亮,闪着笑意、幸福、智慧和豁达,唯独没有痛苦。

上一篇:猕猴桃专家吕岩下一篇:植物园专家及猕猴桃专家俞德浚

联系我们

  • 公司名称:个人技术分享站
  • 联 系 人:王经理
  • 固定电话:15991753353
  • 联系电话:15991753353
  • 电子邮箱:935594955@qq.com
  • 所在地区:陕西-西安-周至县
  • 详细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周至县工业路金周御园步行街E1107号
  • 邮政编码:712100
  • QQ号码:935594955
  • 公司网址:http://ml.yl01.com/shangpus/51mhtcom/
用手机扫一扫
网站名称:个人技术分享站  [农高会网展]  [管理入口]
中国杨凌农交所 提供云服务技术支持
版权所有© 2016-2026   陕ICP备18017624号   
联 系 人:王经理  电话:15991753353  产地:陕西西安市周至县大秦猕猴桃繁育基地  
Q Q 号码:935594955 微信公众号:大秦猕猴桃  电子邮箱:935594955@qq.com